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20章 我儿子没有母亲

    安立夏逼紧嘴巴,阻止他的侵犯。

    手推挤着他的胸口,然而却被他握住,摁在身体两侧。

    手被的烫伤被他灼热又粗糙的手紧紧地握住,很痛!

    “唔!”安立夏本能地呼痛,然而嘴巴张开的那个瞬间,慕如琛挤了进去!

    疯了!

    当触碰到她的瞬间,他就疯了!

    尤其是当听到她喉间发出的声音,身体更是莫名的兴奋,让他想要像六年前一样,侵占她的身体,肆意发泄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舌,被她狠狠咬住!

    慕如琛睁开眼睛,看到的,是一双带满固执的丹凤眼,眸子里像是有万丈的光芒,那一瞬间,狠狠地从刺痛慕如琛的心!

    于是,不甘心地放开她。

    舌头被她咬伤了,他暗自将混着血的口水咽下去,口中还有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有洁癖,除了儿子,讨厌与一切人接近,而如今,就算是与她这样的交换唇舌,他居然也不讨厌。

    然而,想起她刚刚伸手帮那个男人擦嘴的样子,就莫名的愤怒。

    安立夏推开他,转而扬手,一巴掌打了上去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很响亮的耳光声。

    “慕如琛,你就是一个疯子!”安立夏恶狠狠地说着,转身要下车,然而却被慕如琛再次扯了过来!

    “你跟孔文杰是表兄妹,跟这个人也是么?你还想骗我多少次?”慕如琛冷冷地问着。

    安立夏无畏无惧,“慕如琛,我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凭什么她要向他解释?

    “上过床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上过床算什么?”安立夏冷笑,“慕如琛,上过你床的女人有多少你算得过来吗?难道慕总还跟她们都保持着往来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慕先生已经有儿子了,对么?”安立夏冷笑着,“你在外面这么拈花惹草,你儿子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慕如琛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请慕先生对你的儿子,对你儿子的母亲负责一点!”说完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没有母亲!”慕如琛说得很肯定!

    那个女人,不配做小垣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没有母亲?”安立夏真特么想呵呵,“你儿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?慕先生,没想到你在女人成群的同时,还对石头很感兴趣。”声音里,满是嘲讽。

    “安立夏!”

    “慕先生,六年前的事情,我已经忘了,也请你忘了吧,我有喜欢的人,我过得也很幸福!”说完,转身下车!

    慕如琛果然已经有了孩子。

    原来,曾经也真的有一个女人为他生下孩子,而他,残忍将地将孩子占为己有,将孩子赶走了。

    呵,他们这群有钱有势的人啊,永远都那么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又是没钱,又是只能走回去。

    手背被烫红了一片,很痛,嘴唇也被那个家伙啃破了,火辣辣地疼痛着。

    慕如琛是属狗的吗?

    安立夏一步一步地走回去,而这时,她发现有人在旁边一直跟着她。

    似乎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,对方不好意思地站了出来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